<track id="qxvsy"><ruby id="qxvsy"></ruby></track>
    <pre id="qxvsy"></pre>
    <pre id="qxvsy"><strong id="qxvsy"><menu id="qxvsy"></menu></strong></pre>
          <tr id="qxvsy"><strong id="qxvsy"><menu id="qxvsy"></menu></strong></tr>
          <track id="qxvsy"></track>
          首頁 看中國 最熱點 望全球 老百姓 法與理 民生苑 正能量 文體娛 顧問團

          科技

          中國民生網總編辦公室
          旗下欄目: 資訊 深度 歷史 科技

          從擠地鐵打工仔到身價77億:最新“股王”石頭科技的發家故

          來源:網絡 編輯/作者:中國民生網 發布時間:2020-02-22 12:53
          摘要:作者 | 王舷歌 這是一顆瘋狂的石頭。 2月21日,掃地機器人石頭科技(688169.SH)正式登陸科創板。發行價格高達271.12元/股,成為A股有史以來發行價最高的公司。 今日開盤,石頭科技報470.00元/股,較發行價上漲逾73

          作者 | 王舷歌

          這是一顆瘋狂的石頭。

          2月21日,掃地機器人石頭科技(688169.SH)正式登陸科創板。發行價格高達271.12元/股,成為A股有史以來發行價最高的公司。

          今日開盤,石頭科技報470.00元/股,較發行價上漲逾73%,此后股價一度沖到530元/股。截止今日收盤,石頭科技的市值達到333.40億元。以今日收盤價排序,石頭科技的股價在全部A股中排名第三,僅次于貴州茅臺和卓勝微。

          如果按中一簽500股計算,打新石頭科技中簽的投資者,首日即賺11萬元。石頭科技成為當之無愧的超賺新股。

          然而喧囂背后隱藏著秘密:石頭科技創紀錄的發行價背后似乎并不全靠實力,主要還是因為公司股本太小,導致絕對價太高。與此同時,與發行價格創紀錄相伴的是石頭科技的科創板棄購紀錄,上市前幾日,石頭科技網上投資者共放棄認購5.56萬股,合計1507.56萬元,這一棄購總金額遠超科創板其他新股。

          另外,石頭科技主要收入和利潤均依賴小米ODM業務,其所在的掃地機器人領域也并不光明,截至2019年,掃地機器人在美國的滲透率為13.5%,在中國滲透率則不到6%,戴森入場、iRobot下沉,競爭空前激烈,而“掃地機器人第一股”科沃斯股價已經遭遇了連續滑坡,目前已較歷史高點腰斬。

          在瘋狂石頭面前的絕非坦途。畢竟古往今來,富貴都是險中求。

          80后創始人昌敬 從普通職場打工仔到身價77億

          和股價相比,石頭科技的創富故事顯得太過普通。

          石頭科技創始人昌敬是一名標準的理科男,碩士期間的學位論文題目是《NET Passport單點登錄協議的改進與擴展》。

          2006年從華南理工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入職北京傲游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任技術經理。一年后跳槽到微軟,至2010年2月,昌敬在微軟任程序經理。然后又跳槽到騰訊,當了一年的高級產品經理。

          從騰訊離職后,昌敬創立了他的第一個創業項目:掌上美圖工具“魔圖精靈”。之后在2011年12月至2014年7月,昌敬加入百度,擔任高級經理。

          就這樣,這位80后普通人過著普通的生活。一邊加班,一邊吐槽幼兒園費用高。

          昌敬曾在2011年底發微博說“家周圍只有兩個幼兒園,要上學得先交20萬贊助費,然后每個月4000~5000元學費,三年幼兒園下來要花40萬元,而且還不一定能報上名。上學難,上學貴的問題,啥時能緩解啊?”

          而其2012年8月19日的微博記錄了他平凡的早晨:“從13號線轉4號線,地鐵馬上就要開了,我趕緊沖過去,剎那門正好關了,我被夾住,估計幾秒后就掛了。一群人拼命把我往車廂內拉,終于在地鐵啟動前把我拉進車廂。死里逃生,要珍惜生命啊。”

          這一路完全是普通職場人的配置,就連偶像也沒有新意——昌敬曾在采訪中表示自己最喜歡三個企業家,分別為喬布斯、馬云、任正非。

          石頭科技創始人昌敬

          2014年7月,昌敬開啟了石頭科技的創業之旅。昌敬、丁迪、毛國華、吳震共同出資設立石頭有限,注冊資本為 20 萬元,其中昌敬認繳出資 12.24 萬元,占61.2%,丁迪認繳出資 3 萬元、毛國華認繳出資 3.4 萬元、吳震認繳出資 1.36 萬元。如今,這幾位朋友都走上了財富自由之路,成為人生贏家。

          以其中僅次于昌敬的第二大自然人股東丁迪為例,她持有395.0085萬股,占發行前總股本7.90%,僅按發行價計算,這位姑娘就已經身價10億了。

          而后面加入石頭科技的高管們也賺得盆滿缽滿,萬云鵬來自華為,現為石頭科技董事、副總經理,直接持股71.975萬股。

          石頭科技logo

          回到石頭科技的起點,當時光桿CEO昌敬從熟人入手,找到了微軟前同事毛國華做COO,毛國華又找到了微軟前同事吳震做CTO,這才有了創始團隊。但三人都是軟件出身,團隊的硬件短板很明顯。

          恰巧萬云鵬來北京出差,在華為任職十年的他是金牌項目經理,在與百度的合作中認識了昌敬。最終在昌敬反復挖角下,萬云鵬心動了,說服妻子回到北京,加入石頭科技。

          2014年8月中旬,昌敬幾個人在40天里趕出了第一個demo,小米生態鏈的投資人看后決定投資幾百萬美元。

          然而和所有的創業一樣,開頭之后便是困難,本來預定開模的日子是2015年9月,但已開出的兩款手板都不理想。昌敬決定重新設計,加上開模和最后發布再花費大半年,推向市場的計劃排到了2017年3月。

          在這一段時間里,石頭科技遭遇了產品問題、資金問題。

          資金方面,2015年年中昌敬已與高榕資本、啟明創投簽訂了數千萬美元的B輪融資協議。但他沒有預料到,外商投資的審批手續非常繁瑣。2016年初,B輪融資才到賬。

          產品方面,問題則更多。

          2016年春節,昌敬帶著第一個版本回北京測試,但問題特別多,他為了讓大家過個好年,他一直憋著沒說。年后復工,軟件與硬件部門團隊就開始封閉開發,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

          2016年7月,經過2次工程樣品驗證測試、3次設計驗證測試(包括模具、電子性能、外觀測試等),終于有幾種方案跑成功了,昌敬他們選了個最成功的去量產。8月1日,米家掃地機器人進入量產階段。產品發布會之前,工廠要在一個月內備貨1萬臺。

          但就在那個8月,北京雨水滂沱,潮濕導致了刮條變形,機器人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地響。昌敬提出已生產的5000臺全部返工。

          最終他們發現問題出在刮條供應商身上,打樣和測試的部件都沒問題,在量產時供貨質量出現問題。

          2016年9月,公司推出小米定制品牌“米家智能掃地機器人”。之后陸續推出了自有品牌“石頭智能掃地機器人”和“小瓦智能掃地機器人”。

          從此之后,石頭科技走上了正軌。

          財務數據顯示,2016、2017、2018年,石頭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1.83億、11.19億、30.51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124萬、6699.62萬、3.08億元。

          石頭的挑戰

          這些年石頭科技營收增速驚人,問題也隨之而來。

          從其收入結構可以看出,石頭科技的瘋狂成長建立在小米的扶持之下。作為小米生態鏈系公司,石頭科技無可避免地面臨主要收入和利潤依賴小米ODM業務等問題。小米科技投資實體之一天津金米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8.89%,為公司第三大股東。

          招股書顯示,石頭科技與小米集團關聯交易額在過去四年中分別占公司營收的100%、90.36%、50.17%和43.01%,雖呈下降態勢,但仍依賴小米米家的品牌、供應鏈和銷售渠道。石頭科技在上市公告書中稱,如果小米未來向公司采購金額顯著下降,公司的業務和經營業績將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如今石頭科技開始經營自有品牌,直接與小米品牌成對壘之勢。并且由于米家品牌產品定位于性價比,且主要采用利潤分成模式,米家產品的毛利率低于公司自有品牌產品的毛利率。

          報告期內,小米定制品牌產品占當期營業收入比重持續顯著下降。如果未來小米定制產品占公司營業收入比重顯著上升,或未來小米定制產品的毛利率進一步下降,則公司整體毛利率水平將受到重大不利影響。

          “成也小米,敗也小米”不是沒有可能。

          此外,石頭科技的產品全部采用委托加工的方式生產,沒有自建的生產基地,如此牽制于人也埋下了發展隱患。

          智能清潔機器人行業競爭更是日趨激烈。

          目前在國內主流電商平臺上銷售的智能掃地機器人品牌已近200個,而根據產品技術、清潔能力、質量、價格等維度可分為多類檔次。

          市場參與者包括新興服務機器人公司、傳統家電公司等。而智能掃地機器人行業品牌頭部集中效應較為明顯。2016 年以前,市場主要品牌有 iRobot、科沃斯、Neato、松下、美的、海爾等。

          石頭科技表示,公司現有產品結構單一,產品品類相對較少。如果公司未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不能及時根據市場需求持續推出高品質的產品,并提供高品質的服務,公司經營業績可能會受到一定影響。

          如此看來,石頭科技并非高枕無憂。

          正如石頭科技創始人在上市后發布的內部信所言,上市并不是人生巔峰,更不是終點,而只是促進企業發展的一種手段。

          “看淡上市,忘記股價。”

          歡迎轉載回鏈: 從擠地鐵打工仔到身價77億:最新“股王”石頭科技的發家故| 民生網
          本頁固定鏈接:http://www.qijimaquan.com/keji/1162544.html
          責任編輯:中國民生網

          上一篇:OPPO造芯:Top5邊緣的遠慮和近憂

          下一篇:沒有了

          五省快3{{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